湖畔是高配版的天安社,天安社是低配bet全球最大博彩集团版的湖畔_吴龙贵_新浪博客

龙哥可以被反杀,不能被羞辱

1.

这几天,朋友圈的笑料基本上都被昆山龙哥给承包了。

他就像周星驰电影里走出来的一个,活不过两分钟的低端小混混,土、low、蛮、蠢,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逗逼的色彩。大金链子配花臂,一身肥肉小平头,没事烧烤摊上撸个串,闲来KTV里打个拳……活脱脱一个傻逼青年的形象。问题是,龙哥生于1982年,已经老大不小,一把年纪还在喊打喊打,实在是给黑界丢脸,也难怪有人感慨,黑社会是一届不如一届。

对于一个黑社会分子来说,他的死带给大家的不是恐惧而是笑声,这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所以在这里,我想大喊一声提醒各位,请停止你们的幼稚!龙哥可以被反杀,但决不能被羞辱。龙哥的生命虽然短暂,但却非常的精彩,他的死虽然惨烈憋屈,但活的时候却是有滋有味。龙哥的一生,是奋斗的一生、不断进取的一生,也是非常励志的一生,岂容你们这些屌丝随意调侃和嘲笑?

2.

今年3月,龙哥曾被昆山市授予“见义勇为”的光荣称号,理由是举报贩毒。颁奖词这样写的:

弘扬社会公德、伸张正义,维护社会治安,保护国家、集体、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贡献突出,特发此证,以资鼓励。

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读过一张奖状上的文字,读完之后深受启发,感慨良深,原来这种格式化的文字也可以写得如此玄幻。公德、正义,维护……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带给我巨大的心理冲击,尤其是“突出”二字,更是让我的腰间盘隐隐作痛。

这说的是那个挥舞长刀,在光天化日之下砍人的龙哥吗?也许是,也许不是,我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年度最佳幽默讽刺小说提前出炉了。仅仅用了不到50个字,就给我们讲述了一个既有画面感,又意味深长的故事。

有人会说,坏人就不能做点好事吗?这个理论上可以有,但是你要知道,在我们国家,想要获得一张政府颁发的的见义勇为证书,是件多么困难的事。现实中,许多英雄流血又流泪,拿生命去救助别人,换回的却是冷漠与扯皮。

百度一下:山东小伙见义勇为牺牲,其父奔走6年才拿到一纸证书;

武汉一市民为救假装落水的儿童,造成颈椎骨折、高位截瘫,28年后才获官方认可。

这还算是幸运的,很多人到死都没有获得认定。但是这么困难的事,龙哥轻轻松松就做到了,我只能说,要么是有关部门眼瞎,要么是龙哥脸大。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龙哥是极好的“浪子回头”的典型,相关部门是与有荣焉的。

3.

从2001年起,龙哥曾多次入狱,刑期总计近10年。

2001年7月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2006年9月7日因打架被昆山市公安局处行政拘留五日;

2007年3月因犯敲诈勒索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

2009年5月11日因犯故意毁坏财物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11年3月24日释放。

2014年5月13日因涉嫌寻衅滋事和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你可以上网查一查,这些罪名的量刑标准,你会惊讶地发现,龙哥基本上每一次犯罪,量刑虽然都在标准之内,但都属于轻判。比如,寻衅滋事和故意伤害两罪并罚,才判了一年三个月,还是在数次犯罪之后。单个来说,这不是问题,但放一起看,你就会奇怪,累犯加重处罚的原则不用考虑吗?

一次犯罪,一次次轻判,犯罪成本如此廉价,这究竟是治病救人呢,还是养虎为患?刑罚带给他的不是警示和惩戒,而是自信。

龙哥一点都不傻,他的嚣张跋扈是有道理的,甚至拿刀砍人都是有底气的,因为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坐个三五年的牢,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个事,但是效果和威慑力却是惊人的,一个随便就敢拿刀砍人的人,谁敢与之争锋,还不都得绕着走?这是多么绝佳的一次树立江湖地位的机会啊。

龙哥其实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猜对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尾,他不知道再老实的人,在面对生命威胁的时候,也会奋起反抗。这真的不是蠢,而是意外,谁能想到,一个横惯了的人,这次就栽了呢?

4.

从19岁第一次被抓起,龙哥断断续续坐了10年的牢。在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这样的人,你会觉得他是一个被社会所淘汰的边缘人,充其量只能当个马仔混口饭吃。但事实是,龙哥不仅没有被淘汰被抛弃,还俨然是个成功人士。

出事现场的宝马车不是别人的,正是龙哥的,据说最低配的一款,也要38万左右。龙哥也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游手好闲、整天打打杀杀过日子的人,他还开了一家曲当行,从事信用卡办理和银行贷款等业务。想来也是身价不低。试问,有几个人有资格嘲笑龙哥?

从一个坐了10牢的刑满释放人员,到一个开公司、驾宝马的成功人士,不过几年时间,龙哥的人生经历真的是相当励志而感人。

咱们不仇富,不歧视任何一个群体,同时也相信,任何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成功,只是,龙哥的逆袭是不是太诡异了一点?他的财富来源真的没有瑕疵,真的经得起考验吗?至少,一个能在大街上拿刀砍人的黑社会成员,是不是有足够的头脑和智慧经营一家典当行,就很让人困惑。

可能很多人会觉得,龙哥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小丑,装逼不成反被杀,可怜可笑到极点,但换个角度想想,即便是这样一个人,依然可以活得风生水起,如果再有点脑子,混黑社会难道不是个看起来很有前途的职业吗?

所认不要嘲讽、羞辱龙哥,龙哥已经足够努力,最大程度地过好了自己的人生。

5.

有人说,湖畔大学是高配版的天安社,天安社是低配版的湖畔大学。我深以为然。或者我们也可以更直接点说,柳青是上流社会中的龙哥,龙哥是下流社会里的柳青。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靠无耻和野蛮,在这个社会横冲直撞所向披靡,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在各自的领域获得了成功,从此过上了呼风唤雨的快意人生。相比于出生名门、一出道就站到人生巅峰的柳青,龙哥的一路拼杀,倒显得草根味十足。

他们的共同点还在于,能够阻挡他们前进步伐的,说起来有点血腥,都是因为死亡。很多时候,不死个人都不能叫事,甚至光是死还不够,而死得有看点,死成爆款,才有意义。

对滴滴来说,要发生多少次奸杀,才能换来一次道歉?仅仅一个空姐是不够的。对龙哥来说,要经历多多少次劈砍,才能放下手中的屠刀?仅仅几次入狱是不够的。唯有死亡才能阻止他们的野蛮生长,而且得是举国皆知的死亡。

不管是上流社会还是下流社会,归根结底还是丛林社会。

柳青依然身居高位,龙哥不幸已经殒命江湖。但哥不在江湖,江湖还有哥的传说。当湖畔大学的同学众志诚城地齐声高喊“柳青加油”的时候,黑道兄弟们正在朋友圈集体哀悼“兄弟走好,天堂没有电动车”。塑料花般的江湖情谊,也可以兑成浓烈的鸡汤。

比如,今夜我们都是柳青;

比如,兄弟不死,只是凋零。

在这个初秋的夜晚,42岁的柳青和36岁的龙哥,共同经历了人生中最奇妙的一次高潮。

6.

今夜,我们不是柳青,也不是龙哥,我们只是那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保安大叔于海明。

我们开不起宝马,也当不了CEO,我们只是战战兢兢过日子的小市民。

我们害怕被骚扰被威胁,遇到强人我们主动绕道走。但是当避无可避,刀架在脖子上,生命遭到威胁的时候,再懦弱的人都会奋起反抗。我们也不是传说中的退役特种兵,可以轻而易举地空手夺刃。我们没有任何经验,拿刀在手可能比没有刀更加不知所措,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保护自己,是第一选择,这是人性本能。

这个时候,你劝我冷静善良,放下刀,借着微暗的路灯,打开一本法律书,找到相关法条,仔细分辨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边界,这不人道,甚至是反人性的。

我知道,法律有时候为了彰显正义与权威,就得表现得冷酷无情。比如,捉几只青蛙、抓几只鸟,有可能判你几年刑,摆个小摊打汽球、网购个仿真枪,有可能牢底坐穿。但我们依然希望,法律可以保护于海明这样的老实人,让他们获得免于恐惧的自由。

也希望所有人都呼吁起来,让于海明不因正义之举而付出代价。这不同情,而是责任,因为我们都是这次事件的受益者。在这样一个龙哥遍地走的风险社会,大叔的义举,对于维护社会秩序、提高安全感的效果,可能要远高于一百次打黑。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第一时间看热点评论

此地无言(ID:qmmccjf)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