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手机败逃中国:当年的水货之王被华为小米围剿

原标题:

三星手机在中国“消失”,靠水货起家韩流登顶,现被华为小米围剿

2002年,广东一家茶楼突然发生骚动。警察冲进包间,将香港富商施争辉和手下抓了个正着。一同被带走的,还有7辆小汽车,一摞财务资料和被冻结的900万元银行存款。

施争辉犯下的,是建国以来最大的偷税案,金额高达2亿元。当然,现在这个数字恐怕要被某女星甩在身后了。

施争辉是耀科国际的时任总经理,这家上市公司是三星手机的大中华区总代理。施争辉赚起钱来不要命,操纵了多家公司一起隐瞒收入,还参与了手机走私。警员审讯时,这个胖胖的眼镜男本想抵赖,要么绷着圆脸唉声叹气,要么滔滔不绝大谈“生意经”,但最后还是被判了无期。

01

水货之王

当时的中国手机市场还是牌照准入制度,除了摩托罗拉一家外国企业外,其余的牌照全都颁给了国产手机。

因为没牌照,三星手机在中国只能靠进口,加上关税,店里的价格能到14000元,比起今年OPPO史上最贵的Find X,还贵出1000块。对于月薪几百块的工薪阶层,可是割肉放血也买不起的。

价格便宜的水货立刻有了空间。毗邻香港,广东番禺是早期走私的黄金地。但1998年的一场大规模反走私行动后,阵地被转移到了深圳华强北,船运也改成人肉走私。

需求大,人手紧,学生和小孩都被团伙雇去作案了。逢年过节最猖狂的时候,海关揪住一些水客,掀开衣服一看,腰腹和小腿用透明胶带能绑一百多部手机,场面像科幻电影里被打残的外星人。

虽然当时功能机市场被诺基亚、摩托罗拉和爱立信三位大佬分割,三星还没有什么名分,但各种滑盖、翻盖、直板造型层出不穷,让人手痒痒。

这个世界无处不看脸。

三星手机摇身变成了水货市场上最吃香的,被封为“水货之王”,甚至走出地下商城,摆到了专卖店的玻璃柜里,和正版手机平起平坐。

需求实在太好,有的手机来不及做任何处理,就从黄海上进来了。手机系统和键盘上的标识还是韩文,简单升级一下,就出手了。

对于水货,三星一直态度暧昧。只要多交200块,买家就能得到一张“全国联保卡”,等于将不合法的水货“扶正”。这可比苹果做得温暖多了。韩国人背后的小算盘打得精明:卖哪不是卖,能捞钱占市场的事何乐而不为呢?光是2001年,就有500万部水货流窜在中国市场。

但施争辉沦为阶下囚的事打醒了三星,这种靠水货的滋润日子不是长久之计。

三星随后向有牌照的中国企业示好,找到科健成立了合资公司,生产三星手机,还打包票提供数款手机供科健贴牌。有了三星的扶助,科健风光一时。但好景不长,后来三星自己也拿了牌照,留下科健苦苦地支撑。今年初,撑了多年的科健宣布破产重组。

那些年,三星电子总裁尹钟龙是访华次数最多的跨国公司CEO之一,足迹上到人民大会堂,下到黑暗渠道。他还撤换了大批中国主管,精心挑选豪华型产品在中国销售,奠定了三星此后的高端路线。

松绑也赶上了好时候。当时中国上下兴起了招商引资热潮。天津更是敞开大门,把摩托罗拉、丰田汽车都抢到了自己的开发区、工业园。三星追随摩托罗拉,也在天津投资手机生产基地。

2004年,落户第二年,三星手机厂就生产了1400万部手机。当年,天津总计生产了5000万部手机,相当于国内每生产四部,就有一部就来自天津,地位比今天的东莞和重庆要高得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