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曼公司破产10必赢亚洲手机版App安卓周年祭_金岩石_新浪博客

2018925日摘自《理财周刊》

915日是美国雷曼公司破产10周年的忌日,10年后的今天,全球金融市场再度陷入局部动荡,破产、跑路、货币贬值频频上演。回首以往,雷曼等金融巨头的破产开启了美国史上最大规模的金融救助,也是一场金融海啸即将结束的尾声。

10年前的全球金融海啸,20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30年前的美国“黑色星期一”,40年前的欧洲货币危机和拉美危机,50年前的英镑危机,每隔10年左右,全球经济就会发生一次金融动荡,差别仅在于导火线不同,重灾区不同,对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冲击波不同,当前的局部金融动荡应该理解为新一轮周期性金融危机的重演。

每一次金融危机的引爆点和冲击波不同取决于多种因素,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体制和政策。从经济体制看,虚拟财富在财富总量中所占比重较高的开放型经济体最容易成为引爆点;换句话说,就是泡沫越大越容易爆裂。从宏观政策看,调控越及时越精准的政策调控越有可能趋利避害。由此演绎,每一次金融危机都是一次宏观调控政策的“军演”,也都可能成为经济制度微调的催化剂。

从超越主权国家的大宏观经济视野看中国,金融领域存在的风险主要有四:其一是过去10年地方债快速增长;其二是2016年开始下降的国家外汇储备;其三是家庭财富总额中逾四分之三的房地产;其四是今年以来出现贬值的上市公司及其关联债务。

经济生活的各个层面都感受到了金融风险的寒风,此时此刻,以祭奠之心反思10年前的雷曼事件,我倾向于认为,金融风险就像刚刚掠过广东沿海的“山竹”台风一样,已经在中国本土之外呼啸而去,有惊无险。

理由可能在于以下几点:首先,历次金融危机都是在人们过度乐观的阶段引爆的,而现阶段人们谨小慎微;其次,各级政府对抗金融风险的举措已经生效;第三,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贬值逾10%的紧要关头触发了有效干预;第四,房地产价格在一轮上涨之后处于相对的平衡状态;第五,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股票市场在大跌之后反复磨底,下跌空间不足5%而反弹空间可达15%,股票市场系统性风险进一步放大的风险已大幅度下降。

放眼世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货币贬值此起彼伏,目前处于“比惨”竞赛中,一些国家已经相继失控。全球流窜的过剩流动性在选择中比较,在比较中选择,由此即可发现中国金融资产和金融稳定的比较优势。这是一个国际制度金融学的新概念——比较风险优势:在实体经济占主导的国际贸易市场,国际贸易的基础优势是比较成本优势,而在虚拟经济占主导的全球金融市场,国际资本流动的基础优势是比较风险优势。

全球市场10年一次的金融危机似乎越演越烈,中国金融体系的比较优势却在相对上升。风险正在逐级释放。所以不必悲观,中国宏观经济再次稳步上升的时刻已经不会太远了!

发表评论